耽美写手
@萧隐_又在码字

爱文学的史官

最怕史官爱文学,还是那种兴趣不衰热情不减的,朕的英明事一件不提,什么打猎摔下马啊,早朝放了个屁啊,这种糗事倒是一件不漏,后宫八卦更是比宫女嬷嬷还清楚,搞了本什么《宫廷秘事》还印到第十八卷了,看来是很受欢迎啊,朕给你发的俸禄是太少还是怎么着!


搞什么创作,在牢里写,流放途中生病了还写,给你剃阴阳头了竟然还写,信不信我把你下面的毛也剃一半啊?

卧槽,那个什么秘事还传到邻国去了啊,快把人给我送回来,朕要亲自收拾他。

被朕训了还说朕骂得好,被踢屁股了还要做记录,为了写书还挺用功的呗,把你笔收了纸也收了,书房也封了,看你知不知道悔改!

这个月没动静吗,怎么这个月也没动静啊,怎么了,宫廷秘事第十九卷不...

有朋友叫我去看最卖座的网文,至少看个百来十本,摸透了套路和大纲,之后写什么都好卖。

我以前也有对人气特别饥渴的时期,小透明总是缺爱,写了两个月傻白甜,每天都处于自我厌恶的状态,哪怕看见涨粉了也没多高兴,只觉得这事怎么就这么恶心。

看过一些教人写作的文章,“套路”这个词也总要被提到的,又要满足读者期待又要写自己想写的东西,他们认为最好的办法大概是,大部分套路,小部分创新。面上被喊大大,私下各种跪舔读者,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帮助了写作。我看过的牛逼的文,多得是从第一句话就给我刺激,看的我头疼剧烈到最后一句,看完就给作者跪了。

是啦,我本人离这种程度还有几辈子,我写的烂我自己最清楚,可我再烂也知道...

诚然,我们极少信任比自己更好的人。我们甚至宁可避免与他们的来往。
相反,我们最常吐露心迹的,是与我们相似,和我们有共同弱点的人。
因此,我们并不希望改掉自己的弱点,也并不希望变得更好。

我们只是希望,在我们的道路上受到相互的怜悯和鼓励。

——加缪


您已被监控关注请尽快删除文章不然您将被逮捕

解封~ 


————


她们从队伍中被拽出来,名字也加入到通告中重新打印粘贴,每个人进出教学楼都能看得见,他们以为这种羞辱感会打在我们脸上,可我们所有人都麻木地熟视无睹,在监控训练下没人不是面具脸。朱贞站在主席台上抽泣道歉的样子历历在目,而我那时就站在台下的队伍里努力回想一句诗,有人同样反复问着鲁迅说了什么来着,我们只敢在没有监听设备的操场发出喃喃自语,进了教学楼就是另外一种肃杀般沉默的氛围了。可似乎为了让我们得到更深刻的教训,他们拍下朱贞的这段视频每个课间都滚动播放已近半月,她那句“你们明明都想反抗,你们又为什么沉默”的声音在楼层里回荡,像是厉鬼般像要抓住我们,啃着我的喉咙...

赶在最后一天顺利交稿啦~希望大家支持这次策划~❤️

两横口苗:

《五年百合 三年搞姬》发布啦

 提取码:o1vu


“太喜欢你,踏清晨的上课铃去见你,看你握笔,消失在试卷里,任你被风吹起的发卷进我心里,在墨香中吻你,爱你。”


手癌发了!!宣图第一张的软墙和目录里的软墙应该是软砖……非常对不起TAT


主催:我

宣图:废话/ @七厘 

排版:@風車與海 

文手: @嫌犯T  @尤冼  @博客没有名称  @堑涯  ...

《番石榴飘香》马尔克斯的访谈录



关于友谊


事实上,我在生活中感觉我属于自己的唯一时刻就是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特别是聚会的人数不多的时候,最好每次不超过六个人,当然四个人就更为理想了。如果让我来挑选参加聚会的人,我总会挑得最为合适,因为我知道得很清楚,我是根据各方面都比较接近这一原则来邀请朋友的,因此,聚会中就不会出现很僵的气氛。当然,这要耗掉我很多时间,不过我总能挤出时间,因为这样的时光对我很重要。我由于同样的原因在半道失去了很少几个朋友,因为他们不理解我的处境是很难由自己支配的,而且还会因为意外和差错,不定什么时候就得罪了老朋友。但是,如果有哪位朋友对此不理解,我深感遗憾,我们之间的友谊也就永远终结了。因为一个不...

没有国家的人

《没有国家的人》

[美]库尔特·冯内古特

推荐他的《五号屠宰场》,写战争的荒诞性,很黑色幽默,我的归类里这本属一流作品。


————


1.

幽默差不多是对恐惧的生理反应。

真的,有一种东西叫没有笑声的玩笑,弗洛伊德把它乘坐绞刑架上的幽默。现实生活中有这种情形,它是那样的无助,以致任何安慰都没有用。

2.

进化有可能导致极度邪恶的出现。

排除了技术的小说等于是歪曲了生活,维多利亚时代的作品通过排除性来歪曲生活,两者一样糟糕。

3.

如果你真想伤害你的父母,但天生又当不了同性恋,你至少还有个办法:投奔艺术。我不是在开玩笑。艺术不是养家糊口之道,是一种让生命...

待办清单

(想到了就加上,完成了就打钩。)


2017年必须完成的事情:

1.参加一次全马

2.参加一次雅思

3.参加一次公务员考试(√第六名,明年努力进前三参加面试)

4.远途旅行半个月


——以下是未来的项目分割线——


想要完成的创作:

1.一本自己极其喜欢的短篇集

2.一首能偶尔唱给朋友们听的欢乐的歌

3.一首悲伤时可以安慰自己的歌


想要拥有的技能:

1.潜水

2.射击

3.滑雪


想要了解的领域:

1.哲学

2.社会学


关于放飞自我的事情:

1.SM(包括鞭打play,捆绑play,蒙眼play,侮辱play)

2.蹦极

3.裸泳

4...

我对你根本没抱幻想。我知道你愚蠢,轻佻,头脑空虚,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的企图、你的理想,你的势利,庸俗,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是个二流货色,然而我爱你。 有时候爱一个人,最糟糕的处境是,我没有爱上你尽力呈现的美好面貌,而是爱上了你浑浊不堪的内心。


——毛姆《面纱》

受害者

一个怂气受的故事。


————


01.


周五最后一节课,我第一次见到他。马上就要进入假期状态,每个人都有些浮躁。天气微热,他从后门偷溜进来替朋友点到,坐在我的旁边,顺便闲聊了几句,我没敢直视他,他却一直盯着我瞧。

下课前,我们交换了联系方式。

“微信?”

“那个……我不用微信。”

于是我将自己的邮箱给他,这或许就是让他误解的部分,这种脱离时代的通讯方式,还有我桌上那本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似乎都指向了我的某种类型属性。

可我还不确定我和他之间意味着怎样的发展,至少这关系算是有了开头。

回寝室后,我接到他的来信,“本来晚上约了朋友吃饭,...

1 2 3 4 5
© 萧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