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写手
@萧隐_又在码字

看了海。


放弃一切东西比人们想象的要容易些,困难在于开始。

一旦你放弃了某种你原以为是根本的东西,你就会发现你还可以放弃其他东西,以后又有许多其他东西可以放弃。

——卡尔维诺《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我是靠记忆写作的人。

灵感永远来自于画面,而非一个字一段话,阅读对我而言意义甚微,它给我的只是一个“我在看书”的第三视角画面,如果要学习描述一个故事,我倾向于看大量的电影和纪录片,可这些画面依旧是虚假的,就像那些假装了解生活和人生的书。


所以我只能靠记忆写作。

设计好的戏剧内容永远都无法代替人们的真实生活。我们总是在写感情,可你不真实投入一段感情你永远不知道对方给你的是什么。


有模仿戏剧来谈恋爱的人,假装在聊天,假装在爱,假装拥有某种感受。可你要写小说,你永远在好奇人类的真相,所以你永远在用最真实的自己去刺激对方,做极端的思考,最极端的假设,在爱情里不断发问,如果有了这样的剧情...

《黑客和画家》摘记

1.想要把握这个时代,就必须理解计算机。理解计算机的关键,则是要理解计算机背后的人。表面上这是一个计算机的时代,但是实际上机器的设计者决定了我们的时代。程序员的审美决定了你看到的软件界面,程序员的爱好决定了你有什么样的软件可以用。

2.出于兴趣而解决某个难题,不管它有没有用,这就是黑客。——自由软件基金会创始人理查德斯托尔曼

3.黑客行为必须包含三个特点:好玩、高智商、探索精神。
而不是追求实用性或金钱。

4.《黑客:计算机革命的英雄》将黑客的价值观总结为:
1⃣️使用计算机以及所有有助于了解这个世界本质的事物都不应受到任何限制。任何事情都应该亲手尝试。
2⃣️所有信息都应该是自由的。
3⃣️不信任权威,提...

我担心他扒开我的身体,看见腐烂的灵魂,上面写着:已过期。

了解一个人的最佳方式就是不报任何希望的爱他

闷到想吐。持续不知道多久了。好丧。

新年愿望依旧是,不想生病,只想突然的死掉。

爱文学的史官

最怕史官爱文学,还是那种兴趣不衰热情不减的,朕的英明事一件不提,什么打猎摔下马啊,早朝放了个屁啊,这种糗事倒是一件不漏,后宫八卦更是比宫女嬷嬷还清楚,搞了本什么《宫廷秘事》还印到第十八卷了,看来是很受欢迎啊,朕给你发的俸禄是太少还是怎么着!


搞什么创作,在牢里写,流放途中生病了还写,给你剃阴阳头了竟然还写,信不信我把你下面的毛也剃一半啊?

卧槽,那个什么秘事还传到邻国去了啊,快把人给我送回来,朕要亲自收拾他。

被朕训了还说朕骂得好,被踢屁股了还要做记录,为了写书还挺用功的呗,把你笔收了纸也收了,书房也封了,看你知不知道悔改!

这个月没动静吗,怎么这个月也没动静啊,怎么了,宫廷秘事第十九卷不...

有朋友叫我去看最卖座的网文,至少看个百来十本,摸透了套路和大纲,之后写什么都好卖。

我以前也有对人气特别饥渴的时期,小透明总是缺爱,写了两个月傻白甜,每天都处于自我厌恶的状态,哪怕看见涨粉了也没多高兴,只觉得这事怎么就这么恶心。

看过一些教人写作的文章,“套路”这个词也总要被提到的,又要满足读者期待又要写自己想写的东西,他们认为最好的办法大概是,大部分套路,小部分创新。面上被喊大大,私下各种跪舔读者,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帮助了写作。我看过的牛逼的文,多得是从第一句话就给我刺激,看的我头疼剧烈到最后一句,看完就给作者跪了。

是啦,我本人离这种程度还有几辈子,我写的烂我自己最清楚,可我再烂也知道...

诚然,我们极少信任比自己更好的人。我们甚至宁可避免与他们的来往。
相反,我们最常吐露心迹的,是与我们相似,和我们有共同弱点的人。
因此,我们并不希望改掉自己的弱点,也并不希望变得更好。

我们只是希望,在我们的道路上受到相互的怜悯和鼓励。

——加缪


1 2 3 4 5
© 萧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