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写手
@萧隐_又在码字

凌晨两点(三)+番外

  第三章

  

  时间接近傍晚。

  冰淇淋车也来了,大叔就在我背后叫卖,我叹了口气,站起来拍拍腿上的沙子。

  只穿了件泳裤,身上没钱。一个又一个人拿着冰淇淋走了,我看着大叔,大叔又看着我,他问我:“几个?”

  我讪讪地说:“明天付可以吗?”

  我摊手给他看我的样子,本人刚被人从海里捞上来,实在没地方摸钱给你,全身上下只在手腕上系了钥匙,难道我还要回家拿钱给你才行?不要了啦,拜托了,大叔。

  我用眼神博同情,“我每天都会在这里的,你明天也会看见我,真的啦。”

  大叔的表情几乎没变过,就这么看着我,有点凶,他正要说话,我脑袋里还提前开始猜测,他是特别好心地一口答应呢,还是冷嘲热讽不答应呢?

  结果是另一个人说话了,“老板,两个。”

  鹿峰就这么若无其事地晃到我的面前。

  生气的情绪被时间消磨地只剩零星的余热,但感觉还在。

  而且现在毕竟还在冷战,况且谁都没拉下脸来走第一步,他的态度也不明朗,气氛不冷不热的。我也知道两个人心里多少都不好受,但就是自尊心在作怪,就想这么拖着,死活就是不想开口。

  “什么口味的?”老板问。

  “一个香草,一个巧克力。”鹿峰回答道。

  我心里微微一动。我的香草和他的巧克力,就知道他一个人不可能吃两个啦。我估计着这次是他主动跟我和好。其实他的脾气也算来得莫名其妙,虽然后来是他在角落自我消化,但一开始还是将火气撒在我的身上,虽然也没什么,好歹也是不算礼貌的对待了。

  我想着这也不是多大的事情,他如果将冰淇淋分一个给我,我就这么原谅他好了。

  在海边的人,心胸就要像大海一样宽广。

  老板将冰淇淋递给他,鹿峰付了钱,一手一个拿着,往边上走。

  我盯着他手中的冰淇淋也跟上去。他在我原来的位置旁坐下,我也就坐在他的旁边。

  他一直没有看我,只是正常地看着前方的大海。

  就在我的目光注视下,他自然地咬了一口巧克力,又连着咬了一口香草。

  我顿住了。

  鹿峰就像泄愤一般大口吃着两个冰淇淋,然后又喊了声我的名字:“杜嘉铭。”

  我一震,却也没再继续看他,不用期待了,看样子他现在一定不会主动道歉了。我不尴不尬地坐在他的身边,假装平静地看着大海,等着他说话。

  “你知不知道那样很危险的。”他说。他原本的起调很平常,可一开口就控制不住情绪了。他的语气很认真,死死盯着我,带着些责怪,“你别以为大海漂亮,海浪很温柔,它是野兽你知道吗?随时会要了你的命。”

  说着说着,他冰淇淋也吃不下去了,完全在训斥我,“第一次玩就这么不要命。有多危险你明不明白?万一你游得远了,万一浪很大,万一我不在……”他不敢再说下去,一双眼睛都红了,又要开口,似乎一口气堵在胸口,什么话都说不了。

  “妈的。”他骂了一句。

  我的一颗心就像被人捏紧了一般。我知道他在担心我,在他那句脏话说出口之前,我的愧疚感就在不断加深,可那句脏话说出口的瞬间,我也压抑的火气也一下子冒上来。

  万一,万一,万一……那么多个万一!

  我皱眉,“我不是好好的吗?我不是没事吗?”

  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又不是没脑子,我自己也会估量危不危险啊。

  “什么都怕的话,就不用学了!我在岸边看你冲就好啦!”我的声音又低下来,“又不是第一次在旁边看了……”

  他没听清,“你说什么?”

  我不想和他吵架,撇开头去,没有再看他,“没有。”

  事情发现到现在,只是更加恶化罢了。

  我看着一边,缓慢地深呼吸着。吵架的时候,谁凶谁就有理。我难得发脾气,他像是也被怔住了,完全没有预料到。他整个人的气势都开始慢慢弱下来,他低着头,用手划着沙子,像是讨好般轻声地问我:“你干嘛生气啦。”

  我不说话。

  他小声地嘀咕,像是委屈般说,“你刚刚用球砸我……其实也很痛诶。我都没和你生气……”他语气软软的,好像就这样一下一下抚摸着我的心口。

  可这没有多少安慰的效果,我只觉得疼。

  鹿峰情绪变化这么大,全都是因为关心我,我知道我明白,可我就是心里不舒服,别扭、生气、一点也不成熟。

  我完全是无理取闹。鹿峰轻轻推了推我,我还是不太理他,但至少有了些许的反应,我看了他一眼,他就可怜兮兮地望着我,我又心软了。

  再怎么吵架也不会真正闹翻。这是鹿峰的经验。

  对我这种别扭的脾气,他也能基本把握。

  他时不时来碰我一下,看我的反应,碰着碰着,我也就会慢慢开始理他。

  坐了又看了会儿海,气氛似乎慢慢缓和下来。

  “喂,杜嘉铭。”他突然唤我。

  “干嘛啦?”

  他挪着屁股,移到我的面前,霸占了我的的视野,他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然后在我面前开始翻口袋,倒出一张十块和几枚硬币,他数了数,将数字报给我。

  “16块6。”

  摊在手心,看着特别凄凉。

  我心里突然有种不良的预感,“别说你只剩下这点钱了?”

  他嘿嘿笑着,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你把钱花哪儿去了?”我问他。

  他指着不远处那超级酷的滑板,“买它。唔,真是超级贵的。”

  想想也知道现在不可能让鹿峰再卖了它。

  我早就猜到一切没有这么顺利,却没想到真的会出现问题,还是经济这种大问题,它决定着我们这个夏天的生活质量。

  “我以为够花,所以没带多少就出来了。”根本不够我们用两三个月的。我有点沮丧。

  他看着自己手心仅剩的钱,突然就笑了:“16块6,好吉利啊。”

  再吉利也嫌少啊。

  我叹了口气,“你还真乐观。”

  

  番外:

  

  为了防止鹿峰随便乱花钱,杜嘉铭顺理成章得成为了管钱的人。

  于是鹿峰将自己唯一的十六块六元上交给了杜嘉铭。

  在回家的路上,杜嘉铭经过了冰淇淋车。

  老板看看他,他看看老板。

  于是,他果断停了下来,很大爷地说:“老板!两个!”

  老板:“……”

  杜嘉铭:“香草!都要香草!”

  老板:“……”

  过了一会儿,鹿峰顺手接过老板递过来的冰淇淋。

  鹿峰后知后觉地发现:“怎么没巧克力的?”

  杜嘉铭当着他的面,平静地舔了下香草,又平静地舔了下另一个香草。然后冲着他吐了舌头。

  就不给你吃~就不给你吃~

  就~不~给~你~吃~~~~

  鹿峰看着看着,眼泪汪汪的,“你欺负人……”

  杜嘉铭开心地吃着冰淇淋,杜嘉铭想回头去买,突然想起来……钱都在杜嘉铭的那儿!

  他看看老板,老板看看他。

  “老板,我天天来的,你记得吗?”

  “……”

  好吧,算了……

  鹿峰跟在杜嘉铭的身后,可怜地碎碎念:“小气鬼,杜嘉铭你报复我,小气鬼。不就吃你一个香草吗……”他拉拉杜嘉铭的一角,杜嘉铭叹了口气,感觉自己的心胸真的和大海一样宽广:“好吧,分你一个!够义气吧!”

  鹿峰看着手里的冰淇淋……

  “臭杜嘉铭,这是香草的,我要吃巧克力的啦……而且这个你舔过诶……”


评论
热度(14)
© 萧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