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写手
@萧隐_又在码字

凌晨两点(七)

  第七章

  

  在泳池游泳的时候,我最喜欢仰躺在水面上,我和鹿峰偷偷打开学校游泳馆的大门,他跑去跳水,而我就这样浮在水面上。

  因为怕被发现,偌大的游泳馆只有更衣室照出来的灯光,还有就是月光,侧面的墙装满了玻璃,那皎洁的月光就洒下来,波光粼粼,水冰凉地贴着我的身体,我感觉到轻微的晃动,天花板上倒映着水光,一条条白色的水粼似乎也跟着我在晃。

  我看着跳板上的鹿峰,月光照出他的轮廓,我看着他挥动着手臂,他跳跃起来,我感觉自己的视线都不能从他身上离开,他总有一种魔力是可以让人想要一直看着他。跳跃、落水,小小的水花和落水时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场馆里。

  寂静。灵魂仿佛就这么轻轻地飘在水面上,脑袋放空,什么都不去想。在水里的时候,你会突然意识到你作为人的呼吸,气泡发出咕噜噜的响声,你捏住了自己的鼻子,可嘴巴还是紧闭着的,你觉得自己快被憋死了。

  “用嘴呼吸。”教我游泳的时候,鹿峰这么说,“就像生孩子时,医生说的那样,深呼吸,吸气——呼气——”

  “什么?”

  我从水里抬起头来,鹿峰笑着说,“不过呼吸的速度可能要更快一点。”

  呼吸,仰起头的那一秒,用力地吸气。

  游泳的时间越长你就越热爱在水中的感觉,感觉到身体的运动,你会更了解自己的身体,它肌肉的变化关节的转动,水让事物在感官上发生变化,你不仅看见自己身体,也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深入水中。

  鹿峰喜欢那种动态的感觉,游泳的力量和水冲撞出水花,他的速度让水面不再平静。他喜欢和我比赛,来回地游,看谁先到。而我却喜欢那种静态,我就随着水在动,我浮在水面上,我沉入水底,透明的蓝色,时间像是就这么慢下来。

  在深夜,我和鹿峰坐在沙滩上看海,海风很大,我看着海面突然和他说:“如果我飘在海面上,是不是会被浪送到遥远的地方去?好想试试。”

  我说得认真,像是真的很渴望似得,他惊住了,一把紧紧抓住我的手腕,“大半夜的别发神经。很吓人的好不好?”

  我咯咯笑了,缓解气氛地开玩笑道“感觉自己像个漂流瓶一样。”

  他白我一眼,只当我是神经病,大晚上开这种吓人的玩笑。

  我却只是看着这不算平静的海面,尤其是涨潮和退潮的时候,海水翻涌,潮汐带着毁灭的色彩。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在想象中,我往大海跑去,鹿峰就在后面大喊着追我,狂风巨浪,大海就像是要吃人。我跑得很快,近乎疯狂地往深海游,潮水拉扯着我的身体,我听见鹿峰在狂风中大喊我的名字,他的焦虑紧张却让我有强烈的快感。

  折磨我自己来让他受伤。

  我绝望地发现自己最近尽是想着这些恐怖的事情。心里那些黑暗面肆无忌惮地出现,占据我所有的思绪。于是我一直在游泳,沉入水中,所有的想法都被抛弃,只感受着水和身体,这是一种自我的挣扎,我在努力压抑自己心里那只扭曲的兽。

  鹿峰似乎也发觉了我的不对。

  我身上那种企图自我毁灭的欲望越来越盛,可看上去却异常平静。

  他常常在岸边担忧地看着我。我有时候游起泳来,可以忘记时间,虽然知道分寸,不会游得太远,可鹿峰隐约间就是不放心。他也不冲浪了,当我一头埋进海里的时候,他就在岸边盯着我,他怕我随时会出事情。

  我上岸的时候,他将毛巾递给我,忧愁的脸,眉头紧紧的。

  我还是在安全区游泳,只是时间似乎太长了。

  至今为止,我的行为都不算犯错。姑且算是有犯错的倾向。他没有理由说我,他只是担心,深深地担心。他常常欲言又止,盯着我看,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我了然于心,却也不想理会他。

  我若无其事地擦干身子,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他有时候情绪上来,我一上岸他就过来一把揽住我的肩膀,快步将我往岸上带,他将我的手臂抓得紧紧的,我感觉到疼,他没意识到自己的力度,我也没说。我只是低着头,让他带我回到岸边坐下,他还是抓着我,像是怕我什么时候就会被大海带走。

  我看着这蓝色的海洋,明媚阳光和可爱的海鸥。这该是让我们享受的海洋,我们愉快的夏天。可是现在,我们俩都不快乐。

  鹿峰内心的煎熬我也明明白白。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知道这么折磨我们彼此到底有什么用。

  可我就是觉得不爽,他开心的笑容,他对我的好,所有关于他的一切都让我抓狂。我感觉到自己的残忍,无论对他还是对我。那把刀子没有手柄,当他被我伤害的同时,我也深深刺伤我自己。


评论
热度(15)
© 萧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