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写手
@萧隐_又在码字

凌晨两点(八)

第八章


导演他们一直停留在这边的城市,可能在做前期的准备工作,寻找拍摄地点什么的。

鹿峰要过去一趟,沟通和签合约。

他想我陪着他一起去,我摆摆手,“我还想练习一下冲浪。”鹿峰因为之前玩滑板,平衡能力特别好,玩冲浪也是很快就上手了,我现在虽然也会了,但还缺乏练习。

他看着我,有点不太想去了。

我知道他还是担心我,我轻轻笑了,“去吧。我在家里等你。”我抱着冲浪板就往海边跑,不给他拒绝的机会,他一直忧郁地看着我,在原地站了好久。

我一边冲浪一边注意着他。我乘着海浪,感受着脚下的速度,阳光照耀着我,我表现地很正常。他终于离开,我也不再玩了,我走回到沙滩上,一个人静静地坐着。

那种压抑和郁闷的心情让我无法喘息,身边都是玩乐的人们,对面的一对男生们打闹着,温暖的回忆就不断往我心里注。

昨天晚上,鹿峰终于忍不住开口,我们俩平躺在床上,他过来轻轻触碰我的手背,语气担忧却温柔:“杜嘉铭,你怎么了?”

我觉得自己鼻子发酸。

我固执地翻过身去,没有理他。我不知道自己在别扭些什么。那种倔强让我们俩都很痛,这几天来我们之间只剩下沉默,还有那尴尬的虚假笑容。

我怎么了?

鬼知道我是怎么了。

我觉得眼泪就要掉下来,发烫的液体在我眼眶聚集,心里难受,我根本无法控制我自己。

面前的阳光被挡住,阴影盖下来。

鹿峰就这样重新站在我的面前,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又看见了多少。

他只是这样不知所措地站着,阴影中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却感受到他的视线,他就这么看着我,将我全部看穿。眼泪早已无法抑制,我烦躁地用手去抹,可它就是流不停。我捂住眼睛。我站起来就走。

鹿峰过来拉我,我甩开他。

我想要逃,我不想让他看见。走啊!你不是走了吗?你为什么还要回来?你让我一个人待着就好啦,我不值得你这么对待我,你根本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他紧紧抱住我,我挣扎着,用力地推他。

我往大海走去,那些梦中的臆想中的场景让我冲动,我奔跑起来,我不知道自己是在追还是在逃。

我的情绪汹涌,像是要将自己淹没。

他从地上爬起来,又过来拉我。他用尽力气去拉我,我不断地推开他,海面似乎开始翻滚,潮水越发猛烈,浪花无情地拍过来。

那些痛苦、委屈、和说不清的情绪拉扯着我,我觉得自己就快要被它们撕裂。鹿峰,你根本不知道我是怎么看你的,你不知道我嫉妒你嫉妒得快要发疯,你不知道我心底对你的厌恶和恨,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厌恶和讨厌我自己!

他只是紧紧地抱住我,无论我怎么试图挣脱他,他都这样抱住我,两个纠缠着,力量越来越大,他拉不住我,我感觉冰凉的海水漫过我的腰,我不断向前走,我感觉自己的心硬成了石头。所有的血都往身体外面流,所有的温度都消失,那只是残忍而冰冷的我,一个僵硬的我。

背后的鹿峰疯狂地大叫我的名字。

海浪一下一下拍过来,我站不稳,浑身湿透,视线模糊,头发在滴水。我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在发抖,我的视野摇晃着,明晃晃的太阳,海水真的好蓝。我吸吸鼻子,它实在酸的厉害,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我到底又想要怎么样,只是委屈,强烈的委屈感。我就这么茫然地站在水里,海水淹没到我的下巴,我感觉到鹿峰过来牵住我的手。在冰冷之中一只温暖的手。

我没有推开他,我只是这么站着。

他慢慢靠过来,将我搂进怀里,他摸摸我的头发,用额头贴着我的额头。他依旧这么温和地对待我。他抱着我,紧紧地抱着,像是要将我揉进身体里。他也是接近崩溃的状态,两个疯子。我听见他痛苦的声音:“对不起。”

他说:“对不起。”

一遍一遍的对不起。他在我耳边不断地道歉。我觉得自己的眼泪奔腾而出,呜咽地靠在他的肩头哭起来。

那个晚上,我听见他爬起来。

屋外的灯亮了,我一颗心慢慢沉下去,听见他换了衣服,空气冰冷,我感觉他摸了摸我的头发,我慢慢睁开眼睛,只是沉默地听着。我蜷缩着,一直背对着他躺着,他整理了行李,然后穿上了鞋。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被这种寒冷刺痛,它们无情地将我包围。

我在心里念着他的名字。鹿峰,鹿峰。

眼睛又红了,我慢慢闭上了眼睛,门关上的声音响起,整间屋子瞬间黑暗下来。我翻了个身,仰面躺在床上,我用手臂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泪水滚烫地顺着我的太阳穴往下流。

鹿峰走了。


评论
热度(14)
© 萧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