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写手
@萧隐_又在码字

你是寂寞的偶像吗(一)

粉丝你睡不睡?


不是只有女人是受害者。

男人同样也会在各种形式下被迫发生关系。

他们有时候无法拒绝女人的主动,一旦拒绝,极难有人理解他们(送上门的你不要,是不是男人?你行不行?)

而不拒绝,就是给了机会让对方进一步感情胁迫,都睡了,要不要负责?


这篇文不聊这么严肃的事情,目前只想写点喜剧。

讲一个偶像是如何被一个未成年粉丝睡了的故事。(或许不是)

长度大概会从一到一直写到五,被屏蔽的话,就发下载地址。


————


有粉丝反应我长得很下流,因为我眼睛很小,这让我不容易像那些少年一般装作无辜无害的样子来。

可是,青春期以后的男人,哪个不色?

尤其是喝醉之后,就更容易失态。只要有个女人坐在他们的身边,表现出喜欢他们的神态来,他们就会开始蠢蠢欲动心痒痒了。

我告诉他们我最多只是摸到了她的腰,可是没人信。

无论是屁股还是胸部,我一点都没碰到,大不了只是看到了她赤裸的上半身。

可衣服是她自己脱的。


那是上周末,我第一次被粉丝打了一巴掌。

她喝多了,当然,我也是。

她告诉我,她有些困了,于是我就带她进了卧房,很快的,她就将我推倒在床上,我就躺着,事情发展到如此,我依旧还没碰过她,可她已经摸过我的胸膛和手臂了,她坐在我的身上,然后就开始脱上衣。

为了礼貌,我打算从下往上摸,这样也能让她跟着我的动作自摸,让她可以展示自己诱人的姿态,扭起腰,将头发往后撩拨,仰起头,露出脖颈的曲线。

然而,我才碰到她的腰部,她的动作就停了下来。像是突然酒醒了,随即瞪大了眼睛,给了我一巴掌。

骂了我一句下流。

我很冤枉,她已经出去了,大厅里的所有朋友们都看见她上身只穿了件内衣,等我再出去时,大家像是什么都看明白了。

经纪人走过来问我说:

“那女的没见过啊。你哪找来的。”

我才想问呢,“我也不认识,这饭局不是你约的吗,她是谁带来的?吃饭的时候也没见过,唱歌的时候坐到我边上来的。还以为是你朋友呢。”

她身材不错,穿的又少,对我特别热情,来了第一句话就说,“我是你的粉丝。”

我就客气地笑笑。

接着她就开始热情地说起喜欢我的历史,谈到听我的第一首歌是什么,还有当时的心情,这些话我听过太多,说白了早就已经腻了。红的就那么几首,每个粉丝见到我就总要提这几个名字,对我而言没什么意义,也觉得这一切仿佛和我本人没什么关系。

再说,那时候我已经喝大了,她和我说什么我都说好,都特别好,喜欢我啊?哦,我特别高兴。

她似乎谈了很多自己的事,后来想起要问我问题,就说到最近的几个八卦新闻,问我是不是真的。

我就摆摆手,假的假的,炒作炒作。

我瘫倒在沙发里,觉得脑袋发晕,视线模糊,心脏跳得很响。我知道自己醉了,她说什么在我耳朵里都有回音,嗡嗡直响。视线也免不了总停在她的胸部上,她穿着低胸装,明显就是故意露出的乳沟,她的皮肤也很白,看那双腿就看出来了。

我没摸她,大概是职业操守的关系,被训练过,遇到粉丝就下意识得非常收敛。我的手放在沙发的后头,离她的肩膀都很远,更别说摸摸大腿吃吃豆腐了。

我不记得自己到底和她谈论些什么,只记得她自从见到我开始就非常激动,后来不断要和我喝酒,几杯下肚后她就开始聊感情的事情,说自己的男友、前男友,七七八八的男人们。

我没什么耐性,烦她,就老要打断她的话,想说点自己的事情,演出也很累人,烦心事我也不少。喝多了我就想一直说话。

我记起来了,我说了句最不该说的话,我告诉她,我其实很寂寞。

这或许就是导火索。

要哄女人上床最好用的方式还是示弱,利用女人的同情心和母爱,适当的说些悲伤难过的往事,她们就主动想要安慰你了。安慰着就能骗到床上去。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和她传递了什么暗示,引起了她觉得我下流的误会,大概还是我样貌的问题,看见我眯起眼的女人们总怀疑我在对着她们想色色的事情。

总而言之,她似乎忘记衣服她自己脱的,她似乎觉得我要上她而并非是她自己主动,她打了我一巴掌,我他妈的还不知道她到底是谁,叫什么,从哪里来的。

“粉丝。”我告诉经纪人,心里有些后怕,你情我愿还行,要是告我性骚扰就很麻烦。

我的头还是发晕,一时间发现自己竟然回忆不起她的样子来,只记得她的上半身了,胸部,腰线,还有肤色。

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粉丝,倒贴的女人我见得多,从事演艺工作嘛,遇到的女人还是常常流露出某种只看条件的肤浅,会为了你的名气和钱就格外殷勤,说白了就是虚荣,说什么觉得我有才所以喜欢我,在我眼里并不比那些喜欢钱的女人高级多少。

 这都没什么好说的,而粉丝?睡了她们,她们心里只会偷乐,就算忍不住想和别人说也没人信,拿出证据来?

不会有证据的,第二天清晨我就会要走她们的手机,还给新的给她们,别想留什么证据。

最近我的一些花边新闻已经让我形象受损。

被媒体黑到体无完肤。

如果再爆出我想睡女粉丝未遂的事情来,就真的是要人命了。


评论
热度(9)
© 萧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