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写手
@萧隐_又在码字

受害者

一个怂气受的故事。


————

 

01.

 

周五最后一节课,我第一次见到他。马上就要进入假期状态,每个人都有些浮躁。天气微热,他从后门偷溜进来替朋友点到,坐在我的旁边,顺便闲聊了几句,我没敢直视他,他却一直盯着我瞧。

下课前,我们交换了联系方式。

“微信?”

“那个……我不用微信。”

于是我将自己的邮箱给他,这或许就是让他误解的部分,这种脱离时代的通讯方式,还有我桌上那本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似乎都指向了我的某种类型属性。

可我还不确定我和他之间意味着怎样的发展,至少这关系算是有了开头。

回寝室后,我接到他的来信,“本来晚上约了朋友吃饭,可他放我鸽子了,已经预定了。所以……你想和我去吃饭,顺便去兜风吗?”

吃饭的事情在我们之前的闲聊中提及过,我有印象。这次邀约非常合理,我也善解人意得应约了。

到此为止,我都没有留意到“兜风”背后的潜台词。

或者说,我压根没考虑过他说过的“朋友”不是我设想的“女朋友”,而是“男朋友”。

那时的我,并不认为我们俩男的会发生什么。

 

02.

 

他的车是考了驾照后,家里马上为他置办的。家境可见一斑。餐厅颇有情调,他点了酒,这让我不知所措,可他抿了一口后微笑着看向我,我便也学着他的样子喝了一小口,他微微眯着眼睛,依旧含笑望着我,眼神暧昧,这让我莫名有了一丝兴奋。

说真的,我已经隐约察觉气氛的微妙和暧昧。

他问我,“第一次吗?”

我已经可以联想到,他问的到底是初次喝酒还是初夜。

我便说:“都是。”

我为自己能调情感到欣喜,我感到新鲜,不仅是因为我第一次被人如此对待和求爱,更因为他是同性而更加重了一层满足感。

被征服不一定是坏事,至少被取悦会带来快乐。我脑袋其实都是迷糊的,酒精和他的眼神都太醉人。餐后,他提出了“兜风”,站起来往外走时我已经站不稳,他便搀着我,自然将手搭在我的腰上。

“要去哪儿呢?”我晕乎乎地问,靠在他的身侧,让我的脸愈发热起来。

或许是天越来越热了,我解了一颗扣子,余光发觉他若有似无的瞟了一眼。我的呼吸便也更紧张起来,脸烫了烫。

还好车上开了窗,风能带走一些热量。

他往郊区开,夜色渐浓,他在一条几乎无人的小道停下来,两侧都是树,路灯相隔太远,周围很暗。这种过于隐秘和黑暗的环境让我有些不安。

当他靠过来要吻我时,我以为这是理所应当的回馈,感谢他今晚请我的这餐。可我没想给太多,我的确有新鲜感,却不代表我真心想要尝试,再说,我似乎喝醉了。我瘫软在座位上,他俯身压在我身上,将后背放平。

潜在的危险已经预警得够明显,可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我不敢反抗什么,或许我真的是因为年轻而无所畏惧。

我不是那种矫情货,我自认为自己足够开放,哪怕我过去大部分的选择都那么保守,可我依旧固执得自我评价为:现代的,开放的,什么都可以尝试的人。

人总是会幻想自己为另一种人,不是吗?

“兜风”持续了大半个小时,过程很狼狈,因为我对同性方面的知识实在欠缺,过于被动导致我的身体僵硬,我不得不说真他妈的痛死人了,可我还不至于太难过,最后他没有强迫我非要做完,他一直夸奖我,并且希望我以口作为今晚的结束。

我依旧感到兴奋,某种隐约的恶心完全被兴奋掩盖了。

 

03.

 

之后便再也没见过了。

他晚上送我回了寝室,我迷糊地睡着,早上起来几乎半失忆,我觉得应该和他联系,至少也要客套得聊上几句。

可我给他发邮件,长时间显示未读。

我认为他是没有使用邮箱的习惯,可打电话同样没人接。

几天后,我认识到这件事意味着什么了。

我没觉得懊悔,只是在刷牙的时候想起自己曾经被人吻过,洗澡的时候想到自己曾经被人抚摸,我摸了摸后庭,它也曾经被进入过。这一切都显得很荒唐和真实。有那么一段时间,我觉得有些无辜和委屈,可很快我又忘记了,这毕竟不是多么值得反复咀嚼的记忆。

后来有次聚会玩真心话大冒险,提到第一次,我便说,“我第一次是车震,不太记得了。”

他们好奇地问,“她有车?”

“对,她约的我。”

大家发出起哄声,我在恍惚间才反应过来其中的危险性,“还好没出事。”

我没有被强奸、抢劫、绑架、勒索……

我庆幸地想,其实他技术也蛮好的,不算吃亏,大不了就是帮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口了,也算运气好吧,没丢命。

 

04.

 

自己租房子之后,有一阵子朋友们迷上了去夜店,我也就跟着去。

这样才重遇的,我已经喝醉了,差不多准备走时,他从身后拍拍我的肩,坐到我身边来,就好像第一次一样,依旧深情地看着我,这似乎是他惯用的技巧。

我撇开眼睛,不想和他对视。

我说:“我准备回去了。”

酒精让我反应迟钝和无力,我几乎推不开他的贴近,依旧是迷糊,拉拉扯扯地还是上了他的车。

他说:“我送你回去。”

我只好报了地址。

到了就马上下车,这时我还想要表现自己的抗拒和矜持。

他说扶我上去,我说不用了,他又说,我手机没电了,我真是喝蒙了,就答应了。当时我真以为他是上来充电的,不过也不能全怪酒精,我实在太没防备了,或者是我潜意识里从未对他设防。他还是想要缠着我,这让我心里隐约有一丝奇特的感觉。

他睡在了我家,这让我完全睡不着,哪怕我头晕的要死,也不愿和他睡在一张床上。

刚进屋时,我实在不想搭理他,马上就爬上床要睡,他却各种拉我起来去洗漱,好不容易折腾完洗好澡,我疲倦地倒在床上,想对他说,电充的差不多你就自己走吧。

可他再一次压在我身上,开始在衣服下摸索起来。

我懵懂迷糊地接受着,那种有些委屈的感觉又回来了,等到一切结束,本想对他发泄些什么,他却很快就睡着了,我的那种愤懑却都来了,气得从他怀里挣扎出来,蹲在床边几次想捏着他的鼻子将他憋醒,却还是作罢。

我久久盯着他熟睡的样子,恶心的感觉这一次无法被掩饰了,甚至因为生气被扩大。

我整夜挨着沙发,完全没睡着,他会打呼噜!快清晨时才逐渐没了声音,可我却也睡不着了,我洗衣服,除尘,做早餐,声音怎么响他都不醒。

我又盯着他看,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哪里来的安全感,竟然在我家这么好睡,直到午后才醒,醒来第一句话是他饿了,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我咬着牙,忍着将他扔出去的冲动,保持我作为一个文明人的最后一点礼貌,将一脸虚脱疲倦的自己收拾干净,带他去楼下的一间西餐厅吃饭。

他多了份不修边幅的样子,我不借给他剃须刀,衣服,甚至头梳,他邋遢的模样才让我平衡一些。他却明显不在意的样子,说钱包落在车上了,于是狠狠宰了我一顿。

好吧,破财是小事,就当送走他这个混蛋了。

这一次,我不再出于客套给他发信息和电话,他事后也未曾联系过我。

嗯,我们俩也就这样了。

回去后,我就将被套床单枕套全部都扔了,换了一套新的,还有他穿过的拖鞋。

 

05.

 

不过,下一次是我约的他了。

起因也很冲动,因为我的对象放我鸽子,他是我们公司的新人,接触后我们逐渐有些发展,可以说这是我第一次追人,喜欢一个人实在太痛苦了,尤其是对方总对你若即若离的时候,太难猜测他的心情,而我的心情又因此被搞得这么糟糕。

我在餐厅一直等,快等到二个小时的时候他发来信息说,来不了了。

就因为这个原因,我苦闷地划拉着手机,想到了约他,这没什么不合适的,在最开始他也是被放鸽子才约了我,现在正好让他还我一次。

我写和他当初一模一样的话:“本来晚上约了朋友吃饭,可他放我鸽子了,已经预定了。所以……你想和我去吃饭,顺便去兜风吗?”

想了想,觉得繁琐,不够痛快,于是都删了,直接问他:“约吗?”

他很快就来了,坐在我的对面,举起了酒杯,一边喝一边品味我现在失落的样子。他问我,“怎么了?”

我才不信他真会关心我,这不过是逢场作戏中对对方的尊重和礼貌性询问。

我把菜单递给他,让他替我决定,他熟练地点完,甚至还替我切好牛排,一副今晚只为我服务的样子。

后半夜我完全是强迫自己提起精神来,那时我有失恋的颓态,或者说我已经开始认定自己得不到这份感情了,放鸽子不止一次,我无法相信对方有可能回应我的感情,我还是早些放手为好。

所以,恐怕是自暴自弃一般,那晚我又喝得很醉。

他还记得我家在哪儿,却不确定自己要不要跟我回家,他这次竟然绅士到想送到楼下就离开。我故意伸手摸他的大腿,往敏感地带摸去。

他紧皱着眉,似乎是热,扯了扯领带,烦躁地说,“你会后悔的。这样你就会开心些吗?”

我说:“当然。荷尔蒙高低而已,快点让我摸到你炽热的鸡巴,我就开心了。”

回到家后,他果然很快就拥住我。我告诉自己要显得高兴些,可是,我真的没有那么高兴,至少不像我表现出的那样。

我不开心,我不喜欢自己身上满是酒味,还有他太技巧太讨好的样子,总让我想起很多事情。我知道他在试图安慰我,可我实在不喜欢他用讲述自己的事情来安慰我,他似乎最近也满是麻烦,招惹了无法摆脱的男人,怎么分手都还是藕断丝连,他和我说那个我不认识也不想认识的男人。这让我性欲大减。

我将他推开,说不想做了。

他有些发愣,又凑过来抱我,终于想听我说了。

我根本不想说什么,觉得解释更麻烦,便说,算了,快点做吧。

那天之后,我将他拉黑了,觉得自己何必自动找上门挨操呢,真是没趣。

 

06.

 

我想将一切都放手,他也是,我喜欢的那个人也是。

只是有些不甘心,毕竟难得喜欢上人,也努力过,你付出的越多,对方就越重要,放手会疼的。

同时更明白的却是,自己对对方而言,缺少了天然的吸引力,这使得我越是努力越是在强迫和绑架他。

最后一次哀求,我说我不会再纠缠你了,可是,我能不能买你的一夜,就一夜就好。

就是交易。

他刚毕业工作,正缺钱,钱?我有。

我身段放得太低,被瞧不起是正常的,我被他按住头的时候,这样安慰自己。全程没有想象中得到爱人的快感,只有痛苦,并且是肉体和精神双重的痛苦。我太低贱的,他反复告诉我,太贱了。我说,太疼了。他说,这是你喜欢的。我说不要了。他说,不,你想要的。

他还会轻蔑地看着我的微微勃起的下半身,一边玩弄着一边说,明明身体很诚实。

不,它在欺骗你。

真的,我是真的很痛苦。

他不信,他将我的头按向他的腿间,当我发不出声音的时候,他替我发声,他说我是舒服的爽的。

实际上,大部分步骤里我不得不配合他,除了处于性的弱势地位,大概还是因为我性格里的软弱和怕事。这事的确是我先提出来的,我不得不承担这与我想象完全不同的结果。

到最后我已经不太清醒了,只能疲软地躺在那儿,随意他摆弄。

我倒不至于觉得后悔,就是认清了一些事情,或许我根本屁都不懂。

爱或许只是忍耐而已。无论对象是谁,到头来只是你是否能熬过去,别期待会改变什么,从事情刚发芽的时候你就知道恶果了,你只是以为自己真能得到那些好的,却可以逃避坏的。

别太侥幸了。

我把钱包里所有的钱都扔给他,在家躺了三天,辞职了。

 

07.

 

我又开始喝上酒了。

一开始是三天一瓶葡萄酒,后来是一天一瓶,一个人喝太无聊,我就去酒吧喝,刚进门就撞见他准备和别人搭讪,正巧看见我,就向我走过来。

大概是因为正失意,总之和前几次没什么区别,我家酒多,他便想来我家喝,我懒得解释自己为什么总是无法拒绝他。

反正后来我们俩坐在我家客厅的地毯上,靠着沙发,看电影,喝酒,扯淡。

我轻描淡写把那段丢人的事都说了,他在边上笑了半天,说我不知道算是纯情还是傻逼。

他不太讲道义,明明答应过我不笑的,却笑得捂住了肚子,我也就挖空心思想挖他的八卦,情场多年总有失手的时候,情圣也有动心的时候。

我还真没这种时候。他说大话。

真没有?我追问。

他愣了愣似乎要坦白了,眼神又变了,深邃起来,我隐约觉得不对,便说不想听了。我不知道自己在躲什么,总之我不再将话题引向感情方面,只是说些无聊话,或是逗趣。

谁都知道酒后会乱性的,但总要达到某种兴致,搞气氛是他拿手的事,他点上一支烟,迷幻的醉意便逐渐产生了,他却淡然地问,你怎么把我拉黑了?

他提到上次的事,一起吃完午餐后,我们俩告别,我上楼,他开车回家,却在车里坐了很久,一直在吸烟。

他说:“我想了很多理由再去找你,比如说想再约你看个电影,或者在你家洗个澡再走,总之我一直在想,从下午两点想到了傍晚五点半。我决定给你打个电话,可那边一直说你正在通话中。”

“你怎么确定是拉黑,不是我真的在打电话呢?”

“我后来看见你了,你下楼,我跟着你去超市,看见你买了牛奶。”

“睡前要喝。”

“还有套。”他说。

我沉默了。

他继续说:“我又回到车里,依旧跟着你回家。在楼下又等了好久,我在想你为什么要买套,我当然知道是为了别的男人。你那时候失恋了吧?我看得出来。不过我一直在等,如果你最后还是打电话给我,我会马上上楼和你在一起。”

“不过我没打。”

“对,你没有。”

这个话题不再继续,我们又喝了口酒,将话题转向了别处,心不在焉的说着,因为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因为都翻篇了,所以都没有意义。

我让他将烟借我,他体贴地替我点上,距离因此拉近,我们又吻上了。

最后当然还是会做,如同每一次一样,太默契了,我们不会放过每一次机会的。

不过这一次就没那么顺利了,他之前说的那些话丝毫没能为我们之间增加浪漫,反而更加尴尬了,或许是说了太多话,显得更亲密和了解,做爱这件事就有些不自然。

没有什么温馨或者感动人的地方,到后来兴致低落到根本下半身疲软。

只是有些累了,也不想相拥而眠,我推了推他,让他去睡沙发,他便听话地抱着枕头出去了。

心情有些复杂,倒不至于睡不着觉,只是困倦和疲累,一旦涉及感情总会压力大,不知道是我太小心还是太小气,到了需要我付出的时候我就不想要了,就算人家塞进我怀里,我也不敢拿。简直窝囊透顶。

 

08.

 

趁着我失业,沙发也恰好空缺,他顺势在我家住下了,说会交房租,我就没赶他。

我并不打算这样糊里糊涂地和他交往,以同居的方式也好,还是开玩笑或者小打小闹,怎么形式都不能让我承认这算是在一起了。

他对爱情的追求是“征服”,从来只在乎“数量”,我犯不着给他的记录再加一笔。

不过,要是有朋友问我,我为什么还是不断干净:将他赶出去,再一次划清界限,下一次偶遇也不再理会,彻彻底底地斩断孽缘。我大概只能解释为,我始终觉得他对我有所亏欠,要不是他,我还是那个我,是他先来搅局的,将我的人生弄得一团糟。

其实不能完全怪他,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不过还是那个关键词:不甘心。

我不想要交往,不代表我不想要玩。

开心还是不开心就只是荷尔蒙高低反应而已,我最近真的太不愉快了,他凑上来,正好可以填补空虚。

那段日子说真的,有虚假的快乐。

陪伴会带来好的激素,让人身心愉悦,甚至产生幻觉。我和他进入模拟情侣的阶段,每天都过着夫妻的日常生活,听着他夸夸其谈,一起去超市,一起做饭,做家务,散步,甚至还出去旅游了一趟,这一切都让我觉得,或许我们俩可以一直这样下去。

对,虚假的快乐。

事实上,他住在我的第一天,就足够让我恼怒和后悔的了,距离压缩在一间房子里,所有的问题都被集中和放大。打呼噜,吹牛,自傲……他浮夸的表达,还有刻意迎合我的审美和兴趣,如果不了解请不要再和我聊马尔克斯了。也不要再说陈奕迅了,拜托。

相处的大部分时间里,我都在跑神。

不过,我依旧忍耐,我如此胆小和懦弱,我不敢反抗他。在他暂且未能搬离之前,我显得格外欣赏他,这才能保持我们之间所谓的“默契”。

我害怕激怒他,因为空间太小了,就在这个屋子里,我没有力量做出抵抗。

无法控制的感觉真的太糟糕,可我也无法转变自己总是处于两性关系权力弱势的局面。我终于意识到自己惹到一个大麻烦,烂桃花,我总是不经意地暗示他,我对他的厌恶。

还好他也不傻,不久之后,他告别了。

这段尴尬假笑的日子终于过去。我也终于将关于他的过去可以彻底放下了。

 

——END——


评论
热度(22)
© 萧隐 | Powered by LOFTER